粟田口家的威化小饼干

随性的药厨,关注需谨慎

难捱寒冬 2

信浓乙女 但结尾不是 现代paro 题目瞎起 内容随意 或许会虐


我和信浓还是没能分到一个班级里去。
我在他的班级门口等待着他下课放学,臂弯里捧着厚厚一摞新发下来的课本,不同于国小时候的课本了 ,现在新的课本面积大了许多,厚度也是翻了整整一倍。
他们的班主任看来真是个能啰嗦的主儿,我抱书的手臂都有些酸痛了他们也愣是没能下课。
“我来啦,久等了吧?”
信浓终于在我手臂没彻底麻掉之前下了课,他走过来看了看我怀中的课本很麻利地就接过了。
“这么多书,怎么不放书包里。”
“以前的书包有点小了……装不下。”我拉了拉肩上的书包带子,表情有些难堪。
“这样啊,那我帮你把书拿回家好了。”
信浓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但他背后的书包里也装着同样重量的课本。
见我有些迟疑的样子,他朝我笑了笑说没什么的毕竟我是男生啊。
“小藜是需要照顾的。”
他说。
我低了低头想掩住脸上的情绪,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说走了回家吧。

现在回家的道路比之前漫长了些,信浓也不停地跟我说了一路新奇的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能唠 叨,但能肯定是他接受新奇事物的能力比我强上个几百倍。
从他口中得知他今天就能和一群同学打上交道了,而我却连前后桌的同学都不好意思先开口讲些什么。
“和人打交道……真的有那么开心吗?”
我不大忍打断他的兴致,却又无法理解他的乐趣何在。
“嘛,小藜也要和人多多相处了。”
闻后我缩了缩脑袋,没有说话。

由于我和他不在一个班级了,作业理所应当的不一样了,自然是不能总像之前那样指望他帮我抄一份同 样的作业。
我咬着笔头目光直愣愣地盯着面前的练习题,脑袋里思考着关于信浓的事情。
虽然从一开始相识时就知道他是好动的,根本不会像我跟个木头一样闷着,从前觉得他这样能为自己的 生活添加一抹亮色,现在竟觉得有些失落难受。
现在他身边会围着各种各样的人,他会和其他男生一起有说有笑的去打球,他本来就生的好看,在操场 上打球时更会吸引一堆女生在旁边驻足观看,这些都被站在角落里的我看在眼里。
他来找我的次数开始变少了,虽然课余时间还是不忘跑到小卖部买一些零食然后赶在上课铃声打响之前 送到我的教室里。
那样受瞩目的他,这样对我好难免会引起一些女生三五成群地凑成小团体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会看 看我一会转身去窃窃私语,甚至还会捂嘴笑起来。
她们在讨论什么我猜也是八九不离十地离不开我和信浓的关系。
不知道这些女生为什么那么爱八卦这种东西了,大概是言情书看多了眼睛里都快冒出粉红色的泡泡来了 。
不过好在现在还没受到太大影响,起码没人因为信浓排挤我什么的。

“小藜,信浓来找你了。”
房间外面传来母亲的声音和开门的声响。


“……你还会来找我啊。”
我不大情愿地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放他进来,见他脱下的校服外套系在腰上,衣衫领口处还有汗湿的迹象 ,呼出的气息也还是不稳的样子。
“我打完球发现你不在操场了,就急匆匆地跑回来找你了。”
信浓一屁股坐到我的床上,顺势就要往后躺去。
见状我就急了,大喊着你给我起来别拿你的臭汗蹭到我的床上,然后他就被我拽着耳朵从床上拎了起来 。
“痛痛痛……”信浓一脸痛苦地捂着自己发红的耳朵,还被我用毛巾拍到脸上乱擦了一把。
“脖子上的汗自己擦,就这么跑回来了你也不怕着凉。”我把毛巾甩到他的肩上。
“果然小藜还是很在意我的嘛。”他一脸笑嘻嘻地拿下了肩上的毛巾。
我心里想着你还用得着我在意嘛操场边上那么多女生拿着未开封的矿泉水拿着粉嫩的手帕就差直接高举着LED闪光灯板大喊信浓我喜欢你了。
但我却只哼哼了两声,什么也没说。
“是因为我打球的时间太久了吗?”信浓突然凑了过来,一脸认真询问我的样子,他的眼睛既清澈又明亮,可能就是因为这双灵动的眼睛吸引了不少人。
不想再受他那双眼睛蛊惑的我把头别过去,咬了咬嘴唇忍住没说话。
“这样啊……”他的语气突然就变得意味不明了起来,伸出双手移到了我的腋窝处:“那就逼供你好了~”
也不知道他从哪学来的,反正是准确无误地把我身上的痒痒肉挠了个遍,我被挠的又哭又笑的像个蛆一样乱扭,也不管自己的样子有多丑了。
“你……你都没时间陪我了。”我擦了擦因为表情变化丰富而挤出来的生理泪水,有气无力地说着,说完自己的头顶就被他抚摸上了。
“但我不会忘记你啊。”
但愿吧,但愿你不会忘记我。


某天早上起来时我就觉得腹部有些胀痛,想了想大概是吃坏东西了喝一喝热水就好了,就这样没有任何顾虑地照常去了学校。
结果第一节课下课时我的屁股就不敢离开椅子了。
不光是我的校裤,连浅色的椅子上都染上了深色的血液,格外的触目惊心。
连我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到了该来月经的年龄了,因为我发育迟缓,周围女生都纷纷来了我还没来,久而久之就遗忘这件事了。
这个时候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又慌又紧张,还有那么一点点想哭的感觉。
“你拿着,我去叫那谁来。”一片用着淡粉色塑料纸装着的东西被递到我手里,递给我这东西的人是坐在我右后方的洪雁。
平时和她并没什么交集,见到人打招呼我只会腼腆地笑一下,而她却会大声地打招呼还会放声地笑出来。
这种爽朗的女孩子着实让人喜欢,也十分让我羡慕着。
我捂着肚子把下巴搁在桌上趴着,不一会就看见信浓出现在教室门口然后急匆匆地进入,目光始终有些担心地停留在我身上。
他走到我身边后二话不说地就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了下来,把我拉起来后系到了我的腰上,这样刚好能挡住我那惨不忍睹的校裤后面,顺便还帮我擦了个椅子。
“我去帮你请假回趟家换衣物,我陪着你。”信浓瞟了一眼我手里抓着的那片卫生巾,有点难以开口的样子,但还是结结巴巴地开口:“你……你先去厕所把这东西换上……不过你会用吗……”
“就……就算不会用,还能让你帮我用吗……”我握了握那片东西,同样结结巴巴地回应他。
我感到脸颊有点升温的同时,发现他的脸颊也窜上了点红晕。

当天晚上信浓就买了一大袋红糖姜茶塞给我,我拎着那一大袋子撇撇嘴说你知道我从小就讨厌姜的,任何姜制品我都会拒之千里。
“吃点姜有好处的啦,小藜你的手脚本来就发凉,喝这个暖身。”
然后我就被他监督着喝一大杯红糖姜茶,喝到一半我就被姜辣的嗓子疼,把杯子推到一边拼命地说我再也不要来大姨妈了。
“不来的话可以哦,只不过不太好。”信浓的眼睛突然就透露出许些狡黠来,嘴角也有微微地上翘。
我一头雾水地看向他,他笑了笑说没事你快喝。
“来了这个后,小藜就要变成大姑娘啦。”信浓看着我,目光里隐隐约约有着祝福的意味,也像是在看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般:“你会开始慢慢长身体,皮肤会变得光洁无暇,也会越来越有女人味。当然,你想要长的地方也会明显长起来。”
说完他指了指我的胸部。
“……是你想要我长的大吧?!”
“也不是啦,你那么瘦大概长也长不……啊快住手!!!”
信浓被我拧了耳朵,呲牙咧嘴地叫唤着。
现在不像从前了,从前我能和他缠成一团揍他,现在我知道不能和他太多肢体接触了,可以说是尽量的避免,所以只能对他掐掐拧拧的。
但更像是在意些什么东西了。

“你是喜欢信浓的吧。”
课间我和洪雁走在一起,她突然这么说委实吓了我一跳。
她既爽快又直白,笑起来既大方又明朗,从那次她帮了我以后我就和她逐步地拉近距离了。
我只好转过头呆愣地望着她。
“不是吧……雌性激素一点也没激发你的感觉吗?你们这不单单是青梅竹马的感情了吧,平时里的相处细节我也是看在眼里的,这么好的资源在身边干嘛浪费啊。”她拿手肘推了推我“他对你的意思也不浅啊。”
“他对谁都这样吧。”
“哎哟就凭这句话,酸气扑面而来啊。行了我知道了,我就等你俩的好消息了。”
我对洪雁翻了个大白眼,耳根子却红到底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