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田口家的威化小饼干

随性的药厨,关注需谨慎

难捱寒冬 1

信浓乙女 但结尾不是 现代paro 题目瞎起 内容随意 或许会虐

想了想还是发了


“钟藜,交算数作业了。”老师的声音再一次从我头顶响起。

倒不是没有完成作业,作业在昨晚就好好地完成了,只是我总是忘了在当晚就把自己的名字抄写在作业纸上面,导致现在作业纸左上角只有一个歪歪扭扭的钟和一个靠着拼音写出来的藜。

很多孩子都会写自己的名字了,而还停留在拼音阶段的我难免窘迫,紧紧地按住那张写不出名字的作业纸不让老师抽离。

以为周围会再一次响起嘲笑我不会写自己名字的声音,没想到却闯进了一个甜美悦耳的男孩声音,那男 孩说着我来帮你说完便拿起橡皮擦三两下擦掉了藜字那显得稚嫩的拼音,拿起铅笔后取而代之的是一个 字体清秀的栗,与左边歪歪扭扭的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才不是了啦。”

我小声嘟囔着,眼眶里突然就盈满了泪水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不知是因为被写错名字的缘故,还是觉得自己太蠢了的缘故,只清楚地记得那是自己第一次被他给弄哭 了。

……

 

“嘿!我给你写名字你为什么要哭啊。”放学后男孩背着书包快步地追上了我,他的脸蛋原本白嫩的很 ,此刻脸颊却微微地透露出些许粉红来,说话也喘着气,看来是为了追上我费了些力气。

我不大愿理他,拉了拉自己书包的肩带继续埋着头向前走着。

可对方依然穷追不舍地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我,甚至几度超越过我到我前方,认真地询问我为什么要哭 ,可能是像个蜜蜂一样嗡嗡累了,这次他直接在我面前站定伸出双臂挡住我前方的路,我左探右探地想 要离开他手臂的范围,却都被他拦了回来。

“难道是我写错了你的名字了吗?”

对方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我犹豫了一会后点了点头。

“那我学会写你的名字不就好啦。”

男孩忽然笑的灿烂,他那好看的绯碧色眼睛笑的弯弯的,平日里他的眼睛就很大很水灵,没想到笑起来 更是像月牙般地好看。

“……不关你的事了。”

见我还是没有开心的迹象,这个小傻子就真的跟了我一路,一路上喋喋不休地说东说西,还故意扮蠢来 逗我笑,当我都走到了自家门口时,他还是没有离开的迹象。

“你不回家的吗?”

“你不知道吗?”他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我就住在你隔壁啊,刚搬来的。”

说完他还指了指自家门牌号。

“……”

 

是了,他就是信浓,从这时候开始填满了我整个学生时代的人。

 

或许因为是邻居的关系这个红毛小混蛋时常来敲我家的门,但我认为那是骚扰,因为他找我的理由不是 会写我的藜字了要么就是要教我写我的藜字。

“说了不要你管了!!”

我正要关门,信浓却伸胳膊撑住了门缝,用一副可怜兮兮的某种小动物的样子看着我,说你真的不要我 教吗我还可以帮你写作业的,我还带了棒冰来呢你我一人一半,但你得陪我玩。

我心想你居然还敢讨价还价了于是继续关门。

“棒冰都给你!!都给你!!”他撑着最后一丝门缝哀嚎着。

结果他还是被我放进来了。

可能我不写作业的坏习惯就是从这时被他惯坏的,一副大爷的样子霸占着掰成两半的棒冰,翘着二郎腿 看着他给我写作业。

望着他那副认真帮我写作业的模样,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另一半棒冰递给了他。

“这一半我没碰过的,你吃吧。”

“就算是你吃过的我也不会介意啦。”他一脸愉悦地就要接过我递给他的冰棒,虽然这本来就是他的。

“这样啊。”

我突然收回了那半冰棒,伸出舌头大大地舔了一口,还吮吸干净了里面甘甜的糖汁,只剩下干巴巴又无 味的冰,再次递给他说吃吧。

“……小藜。”信浓一脸哀怨地望着我手上一副惨相的冰棒,撇了撇嘴。

“你不是说你不介意的嘛。”

“那也不是这样啊!!!”

 

后来我还是拗不过他的执着,被他手把手地教会了写自己的名字,他也得知了我不会写名字的原因是父 母总是很少有时间陪伴在我身边,这种需要父母刻意传授的技能我自然是掌握的不好,何况藜还那么难写。

“小藜还真是寂寞呢。”信浓懒懒地趴在桌子上,眼睛却还是闪亮亮地看着我,视线也不离开半步。

“寂寞?那是什么?”

我思索了一下貌似我未曾听说过这个词汇。

“就是很无聊,也没有人陪伴,好看的小女孩怎么能没有玩伴呢,不过可以来找我啊,我跟你一起玩! 我知道好多题的做法,我也有一冰箱的冰棒分给你吃。”信浓狡黠地眨眨眼,一脸得意:“怎么样,要不要跟我玩!”

或许是有冰棒的吸引,我就那样被他半骗半拐着别扭地答应了。

自那以后每天和他一起上学放学,他也会时不时地跑过来跟我分享好吃的,说新鲜事物,黏人的很,我 也发现他不是一般的聪慧,布置的作业总是能很快的完成,准确率也是奇高,对比我这种迟钝的傻子我真是羞愧得很。

好看的男孩总会引起女孩们的注意,信浓就是那种好看的男孩,皮肤白嫩的说是像剥壳的鸡蛋一点也不 为过,眉眼在英挺与秀气之间徘徊,小小的鼻梁虽然还有些稚嫩但在同龄人之间已经算是挺拔的了,现 在在人群中就是一眼就能相中的好看脸蛋,未来八成也是不可估量的。更何况他的性格的确讨喜,会和 每个人都处好关系,爱笑又有礼貌,他应该是现在班里把自己幻想成公主的女孩们眼里标准的王子形象 。

我对异性的幻想开蒙比较晚,所以现在我眼里他就是个黏人爱叨叨的跟屁虫,只不过是个会对我好给我 很多零食的跟屁虫。

但我占着这么优质的资源在身边难免会引起其他女孩们的不快,今天就有三四个女孩围绕在我的座位周 围对我指手画脚的。

“信浓凭什么跟你一起玩啊。”

我被拽了一下马尾辫。

“看你那么胖,像个猪头一样。”

我被掐了一下脸。

听别人说好像零食吃多了就会胖,信浓每天给我那么多零食,这么一想难怪最近我会觉得自己的衣服小 了。

“他跟我一起玩是因为我们是邻居,胖是因为他每天给我好多零食。”

我一副懒得搭理她们的模样,也不还手,可能是她们觉得欺负我并不好玩便纷纷散去了。

 

今天信浓也会邀请我一起走放学路,只不过他居然提出了给我扎头发的请求。

“小藜的头发有几缕散下来了。”他说着便伸手把我的发丝顺到耳后。

我想了想大概是之前那些女孩拽我辫子时松散下来的几缕头发,不过有人愿意伺候我当然开心,于是就 在路边的小台阶上坐了下来让他帮我扎头发。

他的手指轻柔地从我的发丝中穿过,竟是说不出的舒逸,完全不会因为发尾微微地打结而扯痛我的头皮 ,从心底里生出小小的愿望希望他的手指能多在我的发间穿梭一会儿。

信浓的手动作了许久也没有停下的意思,我刚想询问他好了没就听到他在我身后说我编麻花辫大概会很好看,他正在给我编。

“你怎么什么都会啊……”

我手小,扎马尾辫都会掉下来几缕头发,十分费劲,更别提掌握其他的扎发技巧了,只好有些羡慕地小声嘟囔着。

“发质真好呢,又黑又亮,要好好梳理才不算暴殄天物。”信浓把编好的麻花辫绑上发圈,称赞着我的头发。

他真是无比的嘴甜,都快能把柠檬给说甜的那种,也能把本来就不受夸的我夸赞到脸红的像个番茄。

“小藜的头发以后就由我来编好了。”

信浓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刚刚给我完成的造型。

“才……才不要了。”

我一手捂着麻花辫,一边微微地把头低下去,心中萌芽出一股异样的感觉来。

突然就希望他能够一直待在我的身边,总是黏着我没关系,像个小话唠一样啰里啰嗦也没有关系,只要能看到他无比灿烂的笑脸就好。

就在我这样想着,这个红毛小混蛋居然趁机伸手摸了一把我的脸,还轻轻地捏了捏我的脸颊。

“你的脸又红又烫啊会不会是……”

“不是!!!什么都不是!!!”

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丢下他就大步向前跑。

“喂——等等——”他见势就要上来追我,一边跑一边大喊:“我说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你才发烧了!你脑子还烧坏了呢!”

 

 

就这样暑去冬来地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夏天时有他分我一半的冰棒,冬天时有他可以容纳我们两人的手的温暖口袋,还有他在夜晚时帮我写过的无数张作业。

要我说,我不好好学习都是被他惯坏的。

我抓耳挠腮地答着这学期的最后一张考卷,因为平时不好好听课晚上也不好好做作业的缘故,我考试时的神色通常都是痛苦的。

只不过答完这张卷子,再度过一个悠闲的假期,我和信浓就要离开国小步入国中了。

我对新鲜事物接受的很慢,还很怕生,这无疑是巨大的压力。

“没事的啦就算我们不在一个班里八成也是在隔壁,再不济就多跑跑几个教室去找你……”

信浓这样说着,就被我捏住了嘴。

“少乌鸦嘴了。”

我放下手。

他却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嘴,冲我笑了一个抱有歉意的微笑,就没再说话了。

这些年来他长高了不少,原本和我视线齐平的他现在我竟然需要微微抬眼才能对得上他的视线了。

大概是要开始教科书中所说的“发育”了吧?

男孩会长出喉结,声线会变得有些沙哑,女孩会长……

我低头看了一眼仍然一马平川的胸部。

望着走在路上一些胸部已经有微微隆起的女孩子,我竟然开始担心起自己不长这个东西怎么办了。好像我什么东西都会比别人慢半拍,识字得晚,反应慢,连发育都慢了一大截。

“信浓你有……喉结了吗?”

我转过头看向他小心翼翼地问着。

“……啊?”他显然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地反应过来:“还没有呢,我的声音难道已经开始变化了吗?”说着他便蠢蠢地从喉咙里啊了几声给我听。

“……没事了。”

“男生的发育本来就比女生晚了啦,估计还得再过个一两年才能变化明显,不过小藜你为什么突然要问这个呢,难道……”他瞄了一眼我拼命想遮掩的胸部,还在自己胸口上来回摸了两把。

“你觉得自己平?”

虽然很不想承认被戳中了心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针见血的,可能他在刚才就注意到了我瞄自己胸部的视线,但我还是想为他的耿直在他的脚背上赏两脚。

“!!我错了我错了……”

我叉着腰一副小霸王的样子看着信浓单脚原地跳着哀嚎。

待痛镇定过之后,信浓幽幽地说是小藜你太瘦了,平时都不好好吃菜挑食的很,所以你发育会非常迟缓了。

“你别生气啦,给你买零食吃好不好。”信浓闪着刚才因疼痛而泪汪汪的大眼,想要安慰我。

“我不好好吃饭都是因为你喂我一堆零食吃好吧?!”

“那……”他顿时显得有些苦恼,犹豫了一会后凑了过来拉了我的手。

“拉手手吧,拉手手心情就会变好了。”

“干嘛还拿以前的方法来哄我了……”嘴上这么念叨着的我却没有甩开被他拉着的手,心甘情愿地被他牵引着。

如果他愿意一直牵我的手,我也是愿意被他一直牵着的,无论现在还是未来。

如果这个小小愿望能实现的话。


评论(2)

热度(18)